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技术评论

资讯生活父亲只认得你的名字

2019-05-16 19:57:46

父亲是个老实的农民,另外,他还是个标准的文盲。

上过大学之后,生活习惯和观念上我和父亲如同进入了两个世界,我们无法交流。偶尔回家一次,我知道工作上的事情说了他也不懂,干脆就不说,以沉默代替。沉默了好久,父亲总偷偷地抬头慌乱地从他吐出的浓烟中看我一眼,但眼神中充满了对我的怯意。我受不了这种气氛,便立刻走出去,留他一个人在那里咳嗽抽烟。

但一到村里的人群中,父亲立刻像换了一个人,嘴里的话滔滔不绝,从闷葫芦一下子过度到话溜子!我想父亲本身就是不愿意同我说话的,就像我怕他听不懂一样,他知道我不爱听。

但有一次,我听村里人说,他好多次向别人提起多么希望他和儿子坐在一起,摆几个小菜,倒上两杯酒,像电视里的一样两人说说话!我一听就笑了,那你为啥一见我就没话了呢?

我业余时间写的小稿子经常发在本地的报纸上,不过这些父亲肯定不知道,因为我知道他是文盲,对文字天生不感兴趣。

有一天晚上,父亲突然打通了我的电话,接通了电话,听筒里父亲却是一阵沉默,我焦急地问怎么了,连问了几遍,他都不说话。到最后,他才吞吞吐吐说了一句:“小鹏,你……你回来一趟吧!”父亲撂了电话。

第二天快晌午我赶回了家,母亲已经摆了一桌子好菜,和父亲端端地坐在桌子前。见我回来,母亲拉住我慌忙说:“小鹏,今天是你爹的生日,老东西不知道咋了,说从今年开始要你给他过生日哩!而且,今天,你爹还特意给你准备了一样东西哩,他说你一准喜欢!”我看父亲,他正小孩子似的红着脸笑呢!紧接着开始吃饭,父亲依旧不说话,不过酒倒喝了不少。我心里想着他要送我的东西,不时地用眼神提示他。他却故意装做看不见,直到把饭吃完。

吃了饭,父亲到里屋捧出来一本毛边的“书”说,这就是给我的东西。我接过来,那是用旧牛皮纸裁成用棉线缝成的一本书,封面上用铅笔歪歪扭扭写着“冯海鹏”三个字,一看就是照着样子一画一画搬上去的。一翻书页,我的眼眶潮湿了!里面竟整整齐齐地贴着我在本地报纸上发的小文章!我再看父亲,他盯着我的眼神又慌忙转移到了别处,只小声说:“喜欢吗?”“喜欢!爹,你……咋收集的呀?”母亲接过话替父亲说:“你爹听村里人说你在报上写了文章,高兴得不得了,到村长家找了大堆旧报纸,连夜爬在那里找!然后裁下来贴上去的!”“可是,我爹他不识字啊?”“咋不识字?你爹认识三个字了,还会写呢,是你爹认识你的名儿呀!”

我的泪水夺眶而出!

数显式全自动弹簧拉压试验机

电液伺服四球摩擦试验机

螺栓拉力试验机技术参数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